梦回华年 11.还睡还睡,惊起午窗春睡。(1 / 2)

如梦到了姨娘院子,赶上姨娘正在贵妃椅上打盹儿,虽让翠娥别叫醒她,可还是惊动了姨娘。

“梦儿过来了,这个时辰用过膳没?”

“姨娘,我在祖母那用过了。您怎地不去榻上歇息”

“去榻上反而睡不着了呢。梦儿可是有事?”

平日如梦并不踏入后院,因着三位姨娘是共住一个院子里,行事颇有些不便。大多都是四姨娘去她院子里坐。今日登门,四姨娘恐女儿有什么难处,才急着上门来寻她。

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过几日祭月节,祖母允我们几个去逛逛,姨娘可有甚需要的,梦儿给您带回来”

“梦儿有心了,这高墙内院姨娘能用得着什么啊,倒是梦儿可以去多添置些首饰”

姨娘说完像想起什么,唤来翠娥去妆台取东西。不一会翠娥拿着一个钱囊,姨娘拿起塞进如梦手中。

“拿着,姨娘平日没甚花销,梦儿代姨娘多花些,不许推搡,姨娘自是希望女儿什么都不缺的,也没甚好给的。”

“姨娘说哪里去了,梦儿拿着便是,赶明儿买些姹紫嫣红的头花戴着,逢人便说是姨娘送我的,可好”

“这孩子,近日性子倒是跳脱了不少”

“姨娘,梦儿今日来是还有一事相询。姨娘可知哪里有制琴工匠?”

“怎地梦儿想买琴吗?制琴倒是不难,可听闻那制琴的木料却是异常难得,好些的都要百两银”

“梦儿那里有块现成儿的杉木,想着能做把古琴,只是缺位手工师傅。想着姨娘可有识得的?”

“姨娘倒是有位故交,是当年宫里的一位女琴师,她外放后就开了间琴坊,能制琴修琴,听说偶尔还收古琴。只是多年未见不知还在不,梦儿可以去看看,我把地址给你”

“再好不过,多谢姨娘了”

“不过梦儿,你是在哪里来的木料?”

“姨娘,前些时日不是随祖母去祥云寺吗,偶然得到的”

“好,梦儿等姨娘一下,有东西给你”

四姨娘起身朝屋内的箱笼走去,翻了有一会,抱着一个包裹出来了。

“梦儿,祭月节的人甚多,着男装出门方便些。这衣衫是姨娘在教司坊时偷溜出宫穿的,当年身量和你一般,想必你还能穿。”

如梦看见,姨娘拿着一套男子私服,内衫外衫具全,交领并有小提花,衣色为墨绿,下裳则是皂色长裤,样式放在如今也不过时。

“姨娘真是贴心,梦儿正愁那日没衣裳呢”

四姨娘看见女儿的撒娇态竟觉得异常满足,顿时笑颜逐开了。

“莫撒娇了,拿着快回院子吧,一会儿几位姨娘知晓了改嚼舌根了”

如梦乖巧的和姨娘道别,内心却是有些心酸的,深宅里的妾室,连和女儿亲近都要小心翼翼,恐怕哪个会红了眼。

满王府

“青木,交代的事可妥当了?”

“秉王爷,妥当了。昨儿个夜里送到了院子,信笺也一并转交。未免他人发现生了事端,当夜就敲窗提醒了四小姐”

“嗯,你的错处自己收拾干净。还有,我叫你给我寻个教习气力的师父,可有眉目了?”

“王爷,这个倒不麻烦,我师父近日并无任务。而且他老人家擅长气功内家功法”

“下午你去请下他老人家,说我有事寻他。”

“是”

青木不知该如何与师父说明王爷最近的奋发图强。先是三天两头的往校场跑,再就缠着他学拳法,又觉尚不足矣,请了位剑法大家。王爷是要为日后的谋反做准备吗?那可不妙,看来真的要师父他出山才行。

林青山有五个年头没进京师了,今日青木来寻他,说是满王爷有事相商。想当年他退出江湖,带着捡来的青木,隐身在老赢王身边做一名影卫。在老赢王奄奄一息之时,伸手接过尚不足两岁的满王。那时他的命就和这个孩子拴在了一起。

抱着他走出危机四伏的深宫,在这个老赢王赐下的王府一扎就是四年。青木能独揽重任之时,他就退居幕后,专门给满王培养杀手影卫。

他不知满王日后会有何打算,他只想不负老赢王所托,保满王一世无忧。

“义父,今日劳您老前来,是有一事相求”

“子迟但说无妨,可是有何难处?”

“义父我想习武,我知当朝重文轻武,也知若是我习武必定会引起满朝哗然,可孩儿还是想试试”

“朝廷上你大可放心,义父可保你无忧。倒是有一事我想不清楚,你是为何而习武?”

“这…孩儿目前尚且不知,我想日后定会给您老一个交代”

“好,自小你就沉稳有思量,义父会助你。叫青木把我的东西送来王府,我搬回来住”

转眼就到了祭月节,这日秋高气爽。平儿显得异常兴奋,一早起来伺候如梦梳洗然后简单吃了点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