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九章(1 / 2)

陆潼关一向待人都是礼貌的,这次竟然对沈子慕直呼其名,可见确实是吓得不轻。

“你怕什么?”

沈子慕不在意的笑了笑。

陆潼关终于受不住,有些丧气的问到。

“沈子慕,你究竟要做什么戏,我也陪你演了,你想听的,想要的,我也都做了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究竟要做什么。到底我怎么做,你才能满意?”

沈子慕看着她,勾起了嘴角。

“我在想,你能为他做到什么地步,原来,不过如此。”

“你有什么话直说就行,没必要这样做。”

“陆潼关。”

沈子慕看着她,手里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他如果死了,你怎么办?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

“你觉得,我是胡说吗?”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?”陆潼关脸色已经全变了。

“果然,一遇到他的事情,你就失了分寸是吗?”

陆潼关看着他,忽然笑了。

“沈子慕,我一直觉得我的初恋,是一段被尘封的回忆,虽然算不得太美好,但终究是有些情分在的。可是今天,你让我觉得,我以前,真的是瞎了眼,怎么能看上你这么个混蛋。”

明知道这样会激怒他,陆潼关还是依旧说着。

“我还死守着那段过往不放,现在想来,还不如喂了狗,沈子慕,你这是让我大开眼界。”

沈子慕猛的抓住了她的手,把她往自己身上带。

“喂了狗,陆潼关,你有你有心,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就一点都看不到吗?”

“你放开我。”

陆潼关愤怒的挣扎着。